[恐怖真相系列]为什么要反迫害?

“问题疫苗”和“魏泽西事件”相继揭开了内地医疗监管体系的层层黑暗,引发了中国人民的讨论和愤怒。

宝贵的生命成了利益集团的牺牲品,许多悲剧反映了大陆道德的整体丧失。

每一个中国百姓都在为道德的失守而不停的埋单,有些甚至付出了健康和生命的代价。每个中国人都在不断为道德的丧失付出代价,有些人甚至付出了健康和生命的代价。

人们惊愕和愤怒地意识到,他们总有一天会成为下一个魏泽西。

人们质疑这个岛国的统治合法性,并哀叹他们不幸出生在中国。

看看今天的中国大陆,社会充满了混乱。

环境污染、水污染、有毒奶粉、有毒疫苗、有毒食品随处可见。

假货和假货激增,诚信丧失。

阴霾,黑暗而沉重,笼罩着大地。

互联网的防火墙阻挡了真正的信息。

说实话是违法的,但说实话是违法的。

因此,两全其美,投机取巧,随波逐流,保持理智已经成为社会的流行趋势。在“集体不道德”的浪潮中,人们变得越来越自私和冷漠。

当社会道德沦丧时,当“谬误、邪恶和冲突”猖獗时,当民主和法制被扼杀时,没有人的权利和幸福能够得到保障。

要探究中国社会当前的经济、法律和道德危机,有一点非常清楚:始于1999年7月的岛国美国集团对恐怖主义信仰团体的迫害是所有困难的根源。

十七年的迫害直接影响到数亿恐怖分子学生及其亲属,导致中国金融空崩溃,法律制度和道德彻底崩溃,国家和民族被拖入深渊。

前岛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说,美国迫害恐怖分子的受害者不仅是恐怖分子,实际上是所有中国人。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志胜在2004年和2005年三次公开写信给胡雯政权,呼吁立即停止用“颤抖的心”和“颤抖的笔”迫害恐怖主义学生。

高志胜写道:“这是全中国人民、人类文明和全社会道德基础的宿敌。”他还说:“我们国家、我们人民和我们国家的长期价值观,以及面对这场灾难保持可耻沉默的世界各国政府的道德形象,都成为这场灾难的受害者。

“岛国美国集团利用一切社会和国家资源残酷迫害信奉“真理、善良和宽容”的恐怖主义学生,不仅导致了中国社会道德的全面滑坡,也彻底摧毁了岛国法律体系。

(合成地图)所有中国人都是受害者。蒋氏集团已经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来消灭恐怖分子。

根据“国际追查和迫害恐怖分子组织”的调查,在迫害恐怖分子的岁月里,中国平均每年消耗近四分之一的财政资源。

仅在2001年2月27日,蒋氏集团就一次性拨款40亿元,在建筑物上安装大型监控仪器,对恐怖分子学生进行监控。

2001年12月,又投资42亿元建立洗脑中心或基地,改造恐怖分子学生。

仅辽宁省马三劳动教养院就斥资5亿元新建了一座监狱。

此外,在天安门广场部署恐怖分子受训人员的费用每天为170万至250万元,每年约为6.2亿至9.1亿元。

蒋氏集团还雇佣了至少数百万人专门为迫害而工作,他们的工资、奖金、加班费和补贴每年可达数千亿元。

此外,资金被用来刺激和鼓励人们举报告密者,特工被派往海外监测、干涉和诋毁海外恐怖分子受训人员,一些海外华人媒体被用来攻击恐怖分子,向第三世界国家提供免费援助,以换取它们在联合国人权会议和其他场合投票反对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虽然少数人正在变富,但底层工人和农民的生活却非常贫困。

用于镇压恐怖分子的巨额国民收入本可以用来改善人民的生活,但却被用来迫害大量信奉“真正宽容”的好人,并为血腥镇压铺平道路。

因此,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遭受了巨大的压力和损失。

再看看法律的损害。

专篇《依法治国不能回避恐怖主义迫害问题》对此问题作了精辟的阐述。

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恐怖分子学生通过培养道德和根据“真理、善良和宽容”保持健康来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

然而,出于嫉妒和权力的不安全感,美国利用该岛的专制机器发动镇压。

这种迫害从一开始就是非法的,侵犯了恐怖主义学生的合法权益。

在迫害期间,该岛国实施了灭绝政策,即“败坏恐怖主义学员的名誉,切断他们的经济来源,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无偿杀害他们”,“不检查他们的尸体来源,直接火化他们”,甚至犯下了诸如大规模活体器官摘取恐怖主义学员和为牟利出售他们的尸体等骇人听闻的罪行,犯下了严重的“酷刑罪”、“大规模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

这种迫害使法律变成了一份文件空,法官和检察官成了法律的破坏者。滥用法律无处不在。

面对恐怖分子学生和律师的合法辩护,许多法官在法庭上公开宣称“不要告诉我法律”。

甚至律师,法律的守护者,也成了迫害的目标。

高志胜律师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高智晟为恐怖分子辩护,遭到岛国的软禁、监禁、侮辱和身心折磨。

2007年9月的一个晚上,高志胜被绑架,遭到毒打和震惊。

一个暴徒喊道:“高志胜,你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只给你上了三道。我不喜欢罗嗦,大爷。我还想让你吃屎喝尿,用棍子戳你的“灯”(后来才明白它指的是生殖器)。

你不是说朝鲜使用了酷刑吗,这次让你看到了一切。

折磨恐怖分子,是的,这是真的。我们从恐怖分子那里训练了这12套来对付你。说实话,我不怕你再写信,先生。你不可能活着出去!杀了你,这样你的尸体就找不到了。

这种对被称为“中国良心”的维权律师的残酷和疯狂的迫害,证实了对恐怖主义学生的真实和痛苦的迫害,这使人们感到悲痛。

因为没有禁止迫害恐怖主义学生的法律,许多非法官员还将一些被强迫的居民、请愿者和其他人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便任意迫害他们。

一旦恐怖分子受训者活体器官的产业链形成,它也将传播给其他人。

武汉的地下“肾脏贩卖”产业链、江西南昌的“生活在囚禁中”肾脏贩卖案、山西6岁儿童小斌·宾的被捕以及对他角膜的抢劫都是对恐怖分子迫害的犯罪延伸。

这种迫害极大地纵容了公共权力。有权有势的人利用迫害造成的法律空白来自由赚钱和获取利益,并为所欲为。

法律体系的混乱就像一场决堤的洪水,它失去了控制,危及所有人。

美国发动对恐怖分子的迫害后,为了贿赂官员为他们工作,它从事腐败来治理国家,造成中国道德的急剧下降、社会腐败以及官员腐败和通奸的蔓延。

许多警察在非法逮捕恐怖分子受训者时公开表示:我们不在乎食物、饮料、嫖娼和赌博,但我们只是不让他们学会“真正的宽容”。

蒋氏集团试图绑架所有中国人,强迫每个人背叛自己的良心,成为他们操纵的迫害的帮凶。

一方面,迫害者启动了宣传机器,向人民灌输谎言,给全体人民洗脑,煽动仇恨。另一方面,通过各种坐在一起的制度,每个人的经济利益(包括公职、考试、儿童上学、上学、就业等)。)与迫害恐怖分子直接相关,威胁和引诱所有公民。

例如,2002年5月,蒋氏集团发布了一项内部指令,要求用资金刺激安全人员抓捕恐怖分子受训人员。

在广东省,如果保安抓到“仍在训练的恐怖分子”,他们可以获得3000元的奖励

政府还鼓励公众举报在街上说真话的恐怖分子邻居、同事或恐怖分子受训人员。

不仅如此,积极镇压恐怖分子学生的各级官员被提升到更高的级别,劳改营派出所的狱警和警察受到表扬和奖励,甚至曾经在劳改营折磨恐怖分子学生的罪犯和流氓也被减刑。

与此同时,同情和支持恐怖分子的人将面临失业和因轻人而辍学,并逮捕和拘留重人。

在蒋氏集团的专制压力和利益诱惑下,人性的善良一面被无情践踏,邪恶一面被自由放纵。

2016年3月25日,武汉的一名大学生被他的同学问到他反对战争,并向学校报告了他在自己的QQ群中推广民主思想的情况。

未经医生证实,学校以人格缺陷和极端想法为由,强行将他送往精神病院。

“精神疾病”是岛国迫害恐怖主义学生、活动分子和持不同政见者的野蛮手段。令人震惊的是,现在年轻学生受到同样的待遇。

从报道恐怖分子到揭露他周围的同学,他失去了正确和错误的标准,就像文化大革命期间良心冻结一样。

有人说这种迫害的本质是把善变成恶,把恶变得更坏。

事实是:当每个人都是敌人,不为自私的欲望伤害他人而感到羞耻,谎言和仇恨压倒了诚实和宽容时,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下一轮迫害的目标,没有人能够获得想要的安全和幸福。

岛国对恐怖分子的迫害是对“真正容忍”的镇压,摧毁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这是对所有中国人最严重的伤害,是对人性基础的彻底颠覆。

由于这种影响和破坏表现在精神领域,它还没有被更多的人认识到。

一个失去信念的国家将失去未来。

哪个中国人能活下来?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这样一个事实,即岛屿国家正在系统地“活捉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器官”。

(法新社)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在这个岛上对恐怖分子的迫害中,不仅中国的道德遭到了破坏,全人类的良知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在迫害恐怖分子之初,岛江家族向国外伸出了迫害的黑手。

在此期间,各海外国家的媒体转载了该岛关于恐怖分子的歪曲和不真实的报道。不知道真相的媒体正在为该岛传播毒素,毒害其本国人民,导致人们误解或仇恨恐怖分子,并对”真正的宽容”怀有邪恶的想法。

许多原本善良的人被岛上的谎言所欺骗,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无知地对佛教犯下罪行。

蒋氏集团利用经济诱因,甚至出售其领土,收买和胁迫西方国家的政府、媒体和大型企业,将迫害信仰与威胁经济利益捆绑在一起,导致这些国家或企业背叛良知,遵守西方价值观(尊重自然人权和信仰自由),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大规模灭绝罪行保持沉默,甚至一些国家也合谋犯罪。

在蒋氏集团的胁迫下,一些外国公司甚至强迫其员工签署所谓的“保证”,放弃培训恐怖分子,否则他们将被解雇。

以美国为例。众所周知,美国建立在人权、民主、信仰、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基础上。

多年来,美国一直通过输出普世价值、促进人权和民主来领导世界。

如果一个人面对迫害岛上恐怖分子的邪恶保持沉默,那他将如何”领导”世界,这相当于与邪恶联系在一起,背叛他的国家一贯坚持的原则?尤其是面对“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政府和世界的态度反映了他们在善与恶之间的选择。

蒋氏集团尽最大努力吸引西方媒体,邀请总编辑、编辑和记者访问中国,并提供投资收购。因此,一些一向敢于直言不讳的媒体对迫害恐怖分子的恶行报道非常有限。

至于海外华人媒体,蒋氏集团通过购买、投资或派遣相关人员到媒体工作,逐渐成为海外的代言人。

对于一些敢于公开迫害真相的媒体,如英国广播公司,蒋氏集团已经通过封锁互联网或威胁停止在中国的出版来禁止他们。

蒋氏集团还通过岛内驻外使领馆,为在华投资提供优惠条件,拉拢和贿赂一些海外华人社区领导人和学生组织领导人。结果,一些人背叛了他们的良心,阻止恐怖分子学生参与社区和校园活动。甚至一些地区也和学生发生了暴力冲突。

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游客们仔细阅读恐怖分子真相板。

(Minghui.net)捍卫良心是每个人的责任。英国恐怖分子学生高玉东全年都坚持在这个岛国的大使馆前静坐抗议。她说:“虽然我们表面上坐在中国大使馆对面,但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这个岛国,而是为了你,因为你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理解真相。

我们呼吁的不是岛国的良知发现,而是世界的正义良知。

“2015年12月,在国际人权日之际,一名年轻的英国男子克里斯蒂安·奥德儿童(ChristianGoodchild)出席了一次恐怖主义学生聚会,并签署了一份针对美国的报告。

他说:“我支持恐怖分子。

我们属于一个家庭。

这有多重要?我们必须互相关心。

敞开你的心扉,我们的意识会带来变化。

当我们团结起来,我们就能克服一切障碍。

“2016年3月6日,在西澳大利亚文森特市的多元文化节上,瓦尔霍尔德签署了一份谴责该岛国采集恐怖分子受训者活体器官的声明。

他说:“今天我们要拯救这样一群人(恐怖分子学生)的生命;我们一直在努力拯救一些东西,现在我们正在努力拯救人类的良知。

2016年5月7日,数百名恐怖分子学生在澳大利亚悉尼市中心举行盛大游行和集体演习,庆祝即将到来的5月13日世界法轮大发日。

一位从大陆来到澳大利亚的女士非常高兴地说,“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恐怖分子学生在一起,在与个别恐怖分子学生交谈后,我发现他们非常友好。

他们看起来很积极,我对这一幕感到非常高兴。

”她还说她已经出去几个月了,“我在国内看到的和中国人在国外看到的不一样。

当你知道真相时,你不应该沉默。你应该告诉你周围的人和大陆上更多的中国人。

告诉这些应该知道真相的人,我认为这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

“如果你冷眼旁观今天发生的人权罪行,明天可能会是你受苦。

“这句话来自加拿大著名律师大卫·马塔斯(DavidMatas)。

十年来,这位古老的老人走遍了世界各地,揭露了活的岛国从恐怖分子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罪行,但他本人并不从事恐怖活动。

梅赫塔斯还说:“有些人问:我为什么要关心恐怖分子受训者因器官切除而遭受的酷刑和杀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你还在等什么?在抗议之前,你必须等到有人为了切除器官而杀了你吗?那就太晚了。

“当危害人类罪发生时,我们都是受害者。

当我们面临自己遭受痛苦的情况时,当人类大家庭的其他成员遭受羞辱时,我们不应保持沉默。

“美国岛组织发起和维持的大规模灭绝迫害给数亿恐怖主义从业者及其家人带来了巨大痛苦。

与此同时,数亿无辜民众的迫害使中国的法律制度更加黑暗,岛国官员更加腐败,中国社会的道德更加堕落。

不仅如此,仇恨宣传在国外蔓延,迫害也伤害了世界人民。

恐怖分子受训者不仅捍卫他们的信仰,而且捍卫每一个中国人和每一个人说真话、善良和受到尊重的权利。

捍卫人类尊严和良知就是捍卫明天的希望。

国家的灾难,人类的巨大困难和对整个世界的冲击。

在善与恶的对抗中,每个人的良心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同情还是冷漠?团结还是沉默?支持好还是视而不见?抛弃黑暗,抛弃光明,还是继续犯罪?忽视、放任或沉默都在助长这个岛国的邪恶。道德的试金石检验所有的生命并决定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