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成交超过20亿幅中国画

“当代艺术的泡沫正在破裂,当代艺术的影响也正在破灭.”从2015年各大工作室、画廊、艺术机构的数据和专业人士的推荐中,最终综合评选出“2015年艺术家富豪榜”(2015 Rich List of Artists),对年度艺术市场趋势进行评估。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曾梵志和张晓刚最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的年成交额在今年的拍卖会上下降了约40%,当代艺术的下降非常严重。相反,中国书画,尤其是传统书画,正在反弹。

曾经是当代艺术市场招牌的F4方力军和王光义也退出了成交量“前十”的位置。

胡润的“2015年100位在世艺术家富豪榜”清楚地表明,当代艺术家的市场影响力普遍下降,而中国艺术家占据了主要榜单。

在“富豪榜”的十大艺术家中,有七位是中国艺术家。油画家中只有曾梵志、周春芽和张晓刚。范曾和黄永玉等中国艺术家的营业额已经下降。然而,画家协会主席刘大伟却迅速崛起。同时,一些不太知名的艺术家也被选中。崔如琢和“富豪榜”画家协会主席刘大伟的年成交额接近1亿元,这只是拍卖成交额。如果算上画廊交易、广告、代言和地下交易,它们的产值约为2亿元,这足以与小公司的收入相比。

崔如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有信心中国艺术的产值将超过西方艺术家。

这似乎不是梦。在中国企业家的支持和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历史机遇下,中国书画将成为一朵新的“奇葩”,从而赢得中国经济。

从刚刚在秋季结束的“大观”特别演出中,李可染的“红色主题”再次突破1亿元,可以看出“红色主题”+中国元素可以继续创造市场神话,这也代表了“中国叙事”与艺术语境的融合,但却无法反映真实的市场,这也是中国艺术的尴尬

从拍卖行的跟踪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数字中不乏“假拍卖、拍卖”现象,包括逾期拒付等现象。

此外,书画市场还存在着大量的“雅贿赂”和洗钱等现象。所有这些因素导致价格上涨,也给中国书画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由于缺乏透明度,很难产生真正的社会影响,因为它经常依赖内部谣言和“操纵”来维持资本周转的神话。这也使得我们很难观察艺术市场的价值趋势。

在美国财经网站刚揭晓的“城市艺术影响力排行”中,我们可以明确看到它的评选指标:历史声望、流行程度、文化影响、市场化程度等,在第一大艺术品市场与第二大艺术品市场,纽约与北京的影响力评比中,我们可以看到纽约的画廊、博物馆、学术机构与国际展览等是北京的近100倍,说明我们与美国成交数字近10倍的差距中,软实力却相差近百倍,而在他们的影响力艺术家名单中,大多是具有国际性的世界级艺术家,而我们在成交量前十大艺术家中,大多是影响于国画圈与权贵阶层中的国画家,这就回到了艺术家的身份问题,他们虽跻身于“富豪”行列,可他们的文化身份也就是社会品牌影响力却没有建立起来,也就难以形成真正的艺术力量。在美国财经网站刚刚发布的“城市艺术影响力排名”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选择指标:历史声望、受欢迎程度、文化影响力、市场化程度等。在比较第一和第二大艺术市场之间以及纽约和北京之间的影响力时,我们可以看到纽约的画廊、博物馆、学术机构和国际展览几乎是北京的100倍,这表明我们与美国有近10倍的差距。软实力相差近100倍,在他们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名单中,大部分都是国际世界级的艺术家,而在我们的十大艺术家中,大部分都受到中国传统画坛和权贵阶层的影响,这又回到了艺术家身份的问题上。虽然他们属于“富人”,但他们的文化身份,即社会品牌影响力尚未确立,很难形成真正的艺术力量。

该计划旨在选择“2015年艺术强国名单”,包括艺术家和收藏家。然而,在我们从拍卖行和艺术机构收集并由评论家、策展人和其他行业领袖推荐的名单中,这种差异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些主宰拍卖市场的艺术家,艺术影响力有限。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制作“艺术力量名单”,而制作这个“富人名单”。

从拍卖行提供的数据来看,这些艺术家属于“富人”是没有问题的。特别是对“十大”艺术家来说,他们的年度拍卖记录在数千万左右,画廊、机构和地下的销售量统计显示他们的收入非常可观。

几年前占据胡润“财富榜”的范曾,曾经拥有5.6亿元的年产值。收藏家郭庆祥批评他不断“复制自己”,即装配线上的大规模生产,但有些人为之辩护。例如,伟大的艺术家毕加索和齐白石也雇用枪手,他们在后期也重复自己的话。

然而,他们在拍摄场地上的作品都需要时间才能在市场上获得更高的价值,他们重复作品的价格也不高。

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通常直接进入二级市场,而不是通过画廊和学术机构。鉴于如此巨大的投资价值,许多投资者直接为艺术家定制。艺术家采用集体创作,雇用大量画家。他们也从生产者变成了“资产阶级”,他们的立场也相应地改变了。这正是当代艺术失去批判性时面临的身份和市场的双重困境。

艺术评论家朱七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史密不可分

20世纪90年代初,许多艺术家脱离了这一体系,开始探索艺术专业主义。然而,由于政治压力、传统美学和不完善的市场化机制,他们的实验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

大约在2000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全球影响,中国当代艺术被西方视为解释中国社会现实的媒介。随后,这些作品又回到中国艺术市场,形成了财富神话。F4方力军、岳敏君等当代艺术家开始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然而,他们的认可主要是基于他们的商业成就。当代艺术的审美价值没有得到充分认识,其“学术性质”迄今为止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此外,近年来,中国自身的文化信心得到了增强。在新一轮的“去西方化”浪潮中,为了获得自己的“法律地位”,这些艺术家开始回归制度或转向战略批判,艺术与商业可以和谐相处。

然而,随着新的社会转型困境,加上贫富差距、不公正、强制拆迁等社会矛盾的尖锐对立,前市场化和艺术家的个人追求可以转化为消费力。然而,中国不完全市场化带来的社会危机使得艺术家无法通过商业获得艺术身份。他们是回归中国画,在“形式”和“材料”上保持“纯粹的艺术追求”,还是直接面对社会危机?这已经成为艺术家新的文化身份和自我定位的问题。如果艺术家回归文化传统,他将陷入“复兴传统”的新的官方意识形态,并为“东方文化等级”寻找原因。这恰恰是对艺术现代性和当代艺术普世立场的背叛,从而削弱了中国艺术的社会影响力,许多中国画和传统水墨画甚至退化为古典文人的民俗、手工艺或隐逸画。幸运的是,中国书画仍然需要保持“崇高”。然而,总的来说,中国艺术缺乏创造力不足以支撑未来的个人觉醒和成熟市场。

因此,我们最终选择的“艺术家富豪榜”更能反映市场行为。它与艺术本身无关,但目前也是一种不完全的市场行为。由于这些拍卖数据不足以代表艺术家的真实成交额,我们结合了评论家的推荐、画廊和机构等一级市场提供的交易数据,最终综合列出了这份名单。

它能反映中国书画占主导地位的市场审美倾向。

近年来油画的衰落也与西方书架上油画的衰落有关。随着资本全球化的进程、科技水平的提高以及艺术综合材料和媒体的广泛使用,艺术变得越来越事件化和大众化,而中国画又一次回归到“内向超越”,这是历史与现实的错位。然而,许多艺术家认为我们是“脱离西方学术体系,建立自己标准的过程”。在我看来,这种错位是中国艺术的危机,只有创新的语言和新的审美机制才是寻求艺术话语权的途径。然而,目前艺术家的身份从生产者转变为资本所有者,与收藏家和投资者的角色相吻合,最终指向“资本共同体”的建立,这无法确立中国艺术的学术地位和文化身份

正如刘一谦用10亿元买回莫迪里阿尼的作品一样,这只能证明中国人是“富有的”,但我们没有定价权。美国媒体之所以能够选择“艺术力量名单”,是因为这些艺术赞助商、画廊和机构不断探索新的艺术创造力,寻找其学术价值,最终占据了艺术作品的定价权,这就是“真正的土豪”的勇气和勇气。因此,中国艺术的崛起不在于产值和数量,而在于改善艺术作品的上下游生态,最终确立其艺术价值和精神气质。

发表评论